一篇关于摇滚乐和谢天笑的博客

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加完班一个人去参加了福州的一个小音乐节,叫做茉莉音乐节,当晚谢天笑跨年演出,那晚真的是太凶猛了,演出完我一个人坐在地上哭了…

0. 是谁把我带到了这里

喜欢摇滚乐了解摇滚乐总有一个开始,有的人从beyond开始,有的人从有的人从枪炮玫瑰开始,有的人从涅槃开始,从ACDC开始,从约翰列侬从披头士从鲍勃迪伦,甚至还有从Ozzy Osboume开始,而我好巧不巧,我从谢天笑开始,一个瘦的跟猴一样操着一口山东普通话的我国十八线摇滚艺术家。
2012年的时候我不再喜欢听五月天了,我开始听不一样的音乐,变成了一个五月天黑。一开始听的是阿姆,后来听铁竹堂,听热狗,说唱真的实在太帅了,铁竹堂的匪帮风格到现在我都非常喜欢。豆瓣fm会根据红心的歌推荐用户可能喜欢的歌,渐渐的,我听到了摇滚乐和民谣,最开始就是谢天笑和宋东野,花粥也是不可忽略的,当时觉得特别酷,流氓歌曲对我很是吸引,半年之后花粥和马頔宋东野被我从歌单中删掉了,留下的是谢天笑、痛仰、黑豹、唐朝。
当时就一种感觉:太酷了,摇滚乐太酷了。唐朝黑豹太酷了,痛仰这种风格的歌真的超级棒啊!又过了半年,网易云音乐出来了,精准到让人发指的推荐算法,ui和体验也远高于豆瓣音乐盒,我就把豆瓣的歌单给导入进来了,当时建了一个在豆瓣听的歌的歌单《孙悟空,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风格选了摇滚/民谣,一共大约50首歌。
2013年夏天,我开始准备考研了,每天早出晚归,每次回去已经很晚,我就带着耳机,把声音开大一些开始走回去。那段时间谢天笑发了新专辑《幻觉》,我现在还记得我回去的路上在建筑系门口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听着“浓墨为何把夜晚染黑,任意涂抹,任意涂抹在月光周围”的样子,我甚至还能记起来我有一天一个早晨去读书,路过一块草地,听的是《笼中鸟》,听到那句“雪人一早就和太阳一起奔跑”,我直接跑了起来,仿佛我就是那个雪人,真的把我惊到了,当时感觉就是“诡异”,怎么还有这种诡异的音乐。
摇滚乐对我的强烈吸引让我开始了,我对摇滚乐的不能理解让我开始了,从那之后就开始了,从谢天笑之后就开始了,停不下来了。

1. 约定的地方

又过了一年,我听得音乐越来越多,我又建立了三个歌单《辣椒炒鸡蛋》《这个也没有名字》《X.T.X》。第一个是当时理解的“民谣”,第二个主要是摇滚,第三个就是谢天笑的名字,他在我心中值得。
我无法定义老谢的歌的风格,有人说前两张冷血动物时是GRUNGE,我不懂分类,但是我也认同这是GRUNGE,古筝雷鬼那张确实是雷鬼乐,从幻觉之后的音乐我完全没办法分类了,实在是抓住我的耳朵不放了,是XTX风格。(据说麻园诗人的主场听了好几年谢天笑,不知道他怎么看。麻园诗人的《不爱说话的人》张口就一股子谢天笑味,云南人说山东普通话,绝了)。
出于对摇滚乐的热爱,我约了我的朋友Jr在14年年底去厦门看了草莓音乐节,第一次看现场,第一次pogo,这个200斤的胖子第一次high起来了。那次我们看了贰佰、海龟先生、苏阳、万青、后海大鲨鱼、痛仰等,我还买了一个痛仰的三角巾,现在还在。最后一场是痛仰,我永远忘不了当时我躁动成什么样,在人群中起哄,一起唱歌,pogo,帮人跳水,还举着一个拿黑白哪吒大旗的半裸男满场high。我还记得手机从口袋里面掉了出来,跟jr说:“手机掉了……没关系,待会别走散了,一会找,我们接着嗨”。后半程我玩不动了,等着人群散去,我在地上找到了已经屏幕里面都是草的华为C8650。这些事真的是历历在目。
后来我去看谢天笑是一年之后了,2015年夏天,我休假一周,回到山东参加台风音乐节,我回到家之后发烧39,实在没办法去看了,买了两天我和我弟两个人的票,总共四张,我弟去北京了,我就发烧39之后的第二天一个人去了枣庄,四张票一共就用了一张。音乐节在一个破学校了,刚下过雨,到处都是泥。我看了颠覆M,看了二手玫瑰,看了谢天笑,谢天笑那一场我真的玩炸了,我们在泥里打滚,山东的青年真的不一般。那次谢天笑回山东演出,我浑身湿透,大部分是汗,少部分是雨,全程都在甩头,我们抱在一块甩头,不断的甩头,当时实在太开心了,穿着脏衣服就回了鱼台,实在太开心了,那时候真的是无忧无虑啊。

2. 向阳花

谢天笑发了新专辑,名字叫做《那不是我》,我也超级喜欢。于是我给每一首歌做了歌词,现在网易云音乐上面的歌词贡献者仍然有我的名字胖海。
我离开学校,开始上班了,加入了建设伟大社会主义新中国的队伍中,为了实现中国梦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努力工作,为的就是能够MAKE CHINA GREAT AGAIN。但是这一进程中,有人不断从中作梗,我也因为我的愚蠢和正直和他们合作不畅,我也终于认识到为什么两年前在音乐节上那些愤怒的人群到底在发泄着什么,我终于体会到了,那是对生活的不甘,那是对苦难的反抗,那是在告诉自己永不妥协……
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加完班一个人去参加了福州的一个小音乐节,叫做茉莉音乐节,当晚谢天笑跨年演出,那晚真的是太凶猛了。《幸福》《窗外》我没了命的pogo,我使了劲了大声嘶吼,我比谢天笑卖力多了,这里是我的出口。去之前我没能预见到我会这样,但是音乐和人群实在太躁了,这是我的出口,我把我的一切喷射到音乐节的现场中。2018年的最后几秒钟,老谢在台上仓促的倒计时,完了之后《向阳花》,唱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哭了,带着2018年的所有委屈,2018年的所有苦难,2018年的所有失败,我哭了。这一次老谢居然教我向上了。演出完我一个人坐在地上擦眼泪,整理情绪,走过两个从宁波来的我演出前认识的小哥,他俩问我玩得还开心吗,我还没认真回答,一个保安老哥走过来告诉我们演出结束了,要关门了,请我们离开。我回去之后跟我的朋友们发信息,告诉他们2019年是充满希望的,就算生长在黑暗之中,也会开花。

3. 命运还是巧合

2019年的flag里面我没把学电吉他这个写进去,所以我估计大概率不会干这个事。我也不知道下次去看谢天笑的时候我会不会玩电吉他,也不知道下次我是不是还有体力和年轻人一起pogo、甩头,我也不知道我下次是去的时候是会愤怒还是开心,这一切都是不可预知的。
可以预知的是我还会继续听音乐听摇滚乐,我还是继续做个正直的人,永不妥协。

the end.
葛祥海
2019/01/0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