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我最近在干什么

我是葛祥海,给自己注册了一个域名haizige.top,这是我的blog。我也不记得攒这个物件花了多少钱了,好像是年初买的,花了可能10块钱以内,第二年之后域名要多花钱了。机器是我双十一买的,最便宜的那款1Core 1G 1Mbps。我可能会在这里记录一些我日常思考的东西,也可能会随便写一些有的没的,主要是给我自己看,也有可能自己也不看,还有可能和csdn、cnblog一样,自己写了两篇就放弃不写了,谁知道呢。

最近我在忙什么

朋友长乐问我最近在忙什么,他很厉害,在很厉害的公司上班,我不好意思和他聊天了都,说白了是嫉妒。所以我告诉他我最近在瞎忙,什么都没干,那么我最近都在忙什么呢?

思考大妈的共同特征

上周我去厦门了,出差。这个城市可能游客比较多,这个时间点又是那些退休了不用操心儿女的大妈们旅游的时节,年轻人们总是在五一十一寒暑假这种时间旅游,大妈随时都可以。我们住在旅游景区附近,周围全是大妈,大爷们不知道是去哪了还是喜欢宅在家里,总之就是大妈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总感觉她们有共同的特征,但是我总结不出来。感觉憋得难受,她们真的有统一的特征,我就是描述不出来,终于在厦门的最后一天,我躺在床上看着宾馆里的电视剧放着一个清宫剧,某个皇上的媳妇告诉了我答案:大妈们脖子上总是挂着一个丝巾,非常艳丽的丝巾

丝巾到底怎么回事呢?

我哪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出来旅游的大妈总是有一块艳丽的丝巾,有大的也有小的,有系在脖子上的,也有挂在脖子上就像哈达一样的,也有让风吹起来飘在身后作为拍照背景的,颜色各异。很有意思。不过仔细看她们的装扮,一定可以看到这些成群结队的大妈们总是带着一块或者多块丝巾,可能是用这个艳丽的丝巾来留住青春吧。

研究我自己

双十一我买了一套基因测序,在各色DNA上,我流了10ml唾液给对方,就寄到北京测序去了,现在还没出结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就生活中来看,不是个坏人,一堆缺点,对于自己的生活工作也不上心,就属于那种“间歇性踌躇满志,持久性混吃等死”的人。研究我自己这个事还是没花多少精力,因为没太多欲望,混日子的人就这样了。

leetcode

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我终于干了个坚持的正事。前段时间我在公司的主要工作是一些公共组件的事,所以后面不少业务逻辑的事我都没干,项目越往后我也越闲,所以我在坚持完成leetcode,每天1-3道,坚持下来还是有一些收获的,一是维持自己能够快速思考,二是也能够度过这些闲暇时间,三是我可以学一些之前不接触的算法,还挺开心的。在公司日常划水就是这么干的。

给公司打工

我们在工位上写写代码做做ppt做做报表的人和第一次工业革命在纺织厂里做纺织工作的女工没有本质区别,就是这么回事。前几个月我给公司打工的同时,还在外边搞了一份兼职,给他们打打工,没几个钱,不过最终事情倒是顺利完成了,这一点还是很开心的,呵呵。他们说做兼职是一条不归路,我还真有这个感觉,因为我可以感受到,劳务密集的东西确实如此,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虽然有一些钱。这次的体会就是:要做兼职就做点技术含量稍微高一点的东西,自己也能搞一些技术收获。

买了几本书都没怎么看

某一天看到当当上程序员的书在打折,鼓起勇气买了几本,全是些形而上的书,现在有一本还没拆封,又一次高估了自己,呵呵。我现在又在这里写日志,我督促督促我自己要看书啊,一定要看书啊。

炒股票和吹牛逼

这两个是要写在一块的,因为这两个事总是一起在做,有时候脑袋里非常自信,然后就杀入市场,然后就感觉自己特牛逼,过一段时间卖出股票,果然没赚到几个钱,然后用“我果然判断对了,价值投资价值投资”这种话来安慰自己,说白了,也还是赌。炒股票这个事我比较少和同事提起,我也基本上都是赚钱,不过赚的都很少很少,赚的钱远远买不回我耗费的精力。

音乐

我这辈子是一定要感谢音乐的,真牛逼。音乐是非常好的东西,我的家人都不太听音乐,特别是我姐姐,我以为她会听一些音乐,比如高中听的艾薇儿什么的,不过她现在不听了,唉。我最近听的比较多的还是摇滚乐、金属乐,其他的风格还是不多,不过摇滚乐覆盖的面太广了是吧,这些足够我听一辈子的。我还是很喜欢谢天笑和野孩子,真的很牛。
吉他我最近还是在瞎弹,就图一乐,左手的茧子明显,我也习惯了电吉他拨片的使用,感觉2019年可以抽时间认真学习学习了。

我就在干这几件事,别的基本上啥也没干,也没去锻炼,也没控制饮食,哎呀呀,真不好。
the end.
葛祥海
2018/11/25

0%